澳门赌场中心【真.厉害】

主页 > 新闻资讯 >


標記生成出錯請與管理員聯系!

时间 2021-04-15 04:33

  一年前,《新時代》雜志(1906—1907年第52期)登載了約瑟夫·狄奈-德涅斯的一篇題為《馬克思主義和最近的自然科學革命》的論文。這篇論文的缺點在於:它忽視了從“新”物理學中得出的並且是我們現在特別感興趣的認識論結論。但是,正是這個缺點使我們對這位作者的觀點和結論特別感興趣。象本書的作者一樣,約瑟夫·狄奈-德涅斯所持的觀點,就是我們的馬赫主義者極其輕視的最“普通的馬克思主義者”的觀點。例如,尤什凱維奇先生寫道:“自稱為辯証唯物主義者的,通常是一般的、普通的馬克思主義者。”(他的書第1頁)就是約·狄奈-德涅斯這樣一個普通的馬克思主義者,把自然科學特別是物理學中的最新發現(X射線、柏克勒爾射線、鐳[72]等等)直接同恩格斯的《反杜林論》作了比較。這種比較使他得出了什麼樣的結論呢?約·狄奈-德涅斯寫道:“在自然科學的各種極不相同的領域裡都獲得了新知識,所有這些新知識歸結起來就是恩格斯想要提到首位的一點:在自然界中‘沒有任何不可調和的對立,沒有任何強制規定的分界線和差別’﹔既然在自然界中有對立和差別,那麼它們的固定性和絕對性只是我們加到自然界中去的。”例如,人們發現了光和電只是同一自然力的表現。[73]化學親和力歸結為電的過程已日益成為可能。不可破壞的、不可分解的化學元素被發現是可以破壞的、可以分解的,這樣的化學元素的數目繼續不斷地增多,真好象是在跟世界的統一性開玩笑似的。鐳元素已經能變成氦元素了。[74]“就象一切自然力都可以歸結為一種力一樣,一切自然物也可以歸結為一種物質。”(黑體是約·狄奈-德涅斯用的)作者在援引一位著作家認為原子只是以太[75]的凝結這個見解時驚嘆道:“多麼輝煌地証實了恩格斯的名言:運動是物質的存在形式。”“自然界的一切現象都是運動,它們之間的差別僅僅在於:我們人所感知的是這種運動的各種不同形式……事實正如恩格斯所說的那樣。自然界完全和歷史一樣,是受辯証的運動規律支配的。”

  另一方面,隻要拿起馬赫主義的著作或關於馬赫主義的著作,就一定會看到,它們自命不凡地引証了新物理學,而這種新物理學據說把唯物主義駁倒了,雲雲。這些引証是不是有根據,那是另一個問題。但是,新物理學,確切些說,新物理學中的一定學派跟馬赫主義和現代唯心主義哲學的其他變種有聯系,這卻是絲毫不容懷疑的。象普列漢諾夫那樣,忽視這種聯系來研究馬赫主義,就是嘲弄辯証唯物主義的精神,也就是為了恩格斯的某個詞句而犧牲恩格斯的方法。恩格斯直率地說:“甚至隨著自然科學〈姑且不談人類歷史〉領域中每一個劃時代的發現,唯物主義也必然要改變自己的形式。”(《路·費爾巴哈》德文版第19頁)[注: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320頁。——編者注]因此,對恩格斯的唯物主義的“形式”的修正,對他的自然哲學論點的修正,不但不含有任何通常所理解的“修正主義的東西”,相反地,這正是馬克思主義所必然要求的。我們譴責馬赫主義者的決不是這樣的修改,而是他們的純粹修正主義的手法:他們在批判唯物主義的形式的幌子下改變唯物主義的實質,他們採納反動的資產階級哲學的基本論點,又毫不打算直接、公開、斷然地反駁恩格斯在這個問題上所作的象“沒有物質的運動……是不可想象的”(《反杜林論》第50頁)[注: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第65頁。——編者注]這樣無疑是極端重要的論斷。

  不言而喻,在研究現代物理學家的一個學派和哲學唯心主義的復活的聯系這一問題時,我們決不想涉及專門的物理學理論。我們感興趣的只是從一些明確的論點和盡人皆知的發現中得出的認識論結論。這些認識論結論是很自然地得出的,以致許多物理學家都已經提到它們。不僅如此,在物理學家當中已經有了各種不同的派別,並且在這個基礎上正在形成某些學派。因此,我們的任務僅限於清楚地說明:這些派別分歧的實質何在,它們和哲學基本路線的關系如何。

  著名的法國物理學家昂利·彭加勒在他的《科學的價值》一書中說,物理學有發生“嚴重危機的跡象”,並且專用一章來論述這個危機(第8章,參看第171頁)。這個危機不只是“偉大的革命者——鐳”推翻了能量守恆原理,而且“所有其他的原理也遭到危險。(第180頁)。例如,拉瓦錫原理或質量守恆原理被物質的電子論推翻了。根據這種理論,原子是由一些帶有正電或負電的極微小的粒子組成的,這些粒子叫作電子,它們“浸入我們稱之為以太的介質中”。物理學家的實驗提供出計算電子的運動速度及其質量(或者電子的質量對它的電荷的比例)的數據。電子的運動速度証明是可以和光速(每秒30萬公裡)相比較的,例如,它達到光速的1/3。在這樣的條件下,根據首先克服電子本身的慣性、其次克服以太的慣性的必要,必須注意電子的雙重質量。第一種質量將是電子的實在的或力學的質量,第二種質量將是“表現以太的慣性的電動力學的質量”。現在,第一種質量証明等於零。電子的全部質量,至少是負電子的全部質量,按其起源來說,完全是電動力學的質量。質量在消失。力學的基礎被破壞。牛頓的原理即作用和反作用相等的原理被推翻,等等。[76]

  彭加勒說,擺在我們面前的是物理學舊原理的“廢墟”,是“原理的普遍毀滅”。他同時聲明說:不錯,所有上述同原理有出入的地方都屬於無窮小量——很可能有我們還不知道的對推翻舊定律起著相反作用的另外的無窮小量——而且鐳也很稀少,但是不管怎樣,“懷疑時期”已經到來了。我們已經看到作者從這個“懷疑時期”中得出的認識論結論:“不是自然界把空間和時間的概念[注:按彭加勒的原著,“時間和空間的概念”應為“時間和空間的框架(cadre)”。——編者注]給予〈或強加於〉我們,而是我們把這些概念給予自然界”﹔“凡不是思想的東西,都是純粹的無”。這是唯心主義的結論。最基本的原理的被推翻証明(彭加勒的思想過程就是這樣):這些原理不是什麼自然界的復寫、映象,不是人的意識之外的某種東西的模寫,而是人的意識的產物。彭加勒沒有徹底發揮這些結論,他對這個問題的哲學方面沒有多大興趣。法國的哲學問題著作家阿貝爾·萊伊在自己的《現代物理學家的物理學理論》(AbelRey《Lath?oriedelaphysiquechezlesphysicienscontemporains》1907年巴黎FB阿爾康出版社版)一書中非常詳細地論述了這一方面。的確,作者本人是一個實証論者,就是說,是一個糊涂人和半馬赫主義者,但是在這裡,這一點甚至還有某些方便之處,因為不能懷疑他想“誹謗”我們的馬赫主義者的偶像。在講到概念的確切哲學定義,尤其是講到唯物主義的時候,我們不能相信萊伊,因為他也是一個教授,作為一個教授,他對唯物主義者懷著無比輕蔑的態度(而且他以對唯物主義認識論極端無知著稱)。不用說,對這樣一些“科學大師”來說,什麼馬克思或恩格斯全不放在眼裡。但是萊伊仔細地、一般講來是誠實地引用了有關這個問題的非常豐富的文獻,其中不僅有法國的,而且有英國的和德國的(特別是奧斯特瓦爾德和馬赫的),所以我們將常常利用他的這部著作。

  這位作者說:一般哲學家以及那些出於某種動機想全面批判科學的人,現在都特別注意物理學。“他們在討論物理學知識的界限和價值的時候,實質上是在批判實証科學的合理性,批判認識客體的可能性。”(第Ⅰ—Ⅱ頁)他們從“現代物理學的危機”中急於作出懷疑論的結論(第14頁)。這個危機的實質究竟是什麼呢?在19世紀前60多年中,物理學家們在一切根本問題上彼此是一致的。“他們相信對自然界的純粹力學的解釋﹔他們認為物理學只是比較復雜的力學,即分子力學。他們只是在把物理學歸結為力學的方法問題上,在機械論的細節問題上有分歧。”“現在,物理化學的科學展示給我們的景況看來是完全相反的。嚴重的分歧代替了從前的一致,而且這種分歧不是在細節上,而是在基本的、主導的思想上。如果說每一個學者都有自己的特殊傾向是言過其實,那麼畢竟必須確認,象藝術一樣,科學特別是物理學也有很多學派,它們的結論常常是分歧的,有時候簡直是彼此敵對的……

  直到19世紀中葉,傳統物理學認為,隻要使物理學延續下去就足以達到物質的形而上學。這種物理學使自己的理論具有了本體論的意義。這些理論完全是機械論的。傳統機械論〈萊伊是在特殊意義上使用這個詞的,他指的是把物理學歸結為力學的觀點的體系〉就這樣超越經驗結果,超出經驗結果的范圍,提供了對物質世界的實在的認識。這不是對經驗的假定說法,而是教條……”(第16頁)

  我們在這裡必須打斷一下這位可敬的“實証論者”。很清楚,他是在給我們描述傳統物理學的唯物主義哲學,可是不願意說出魔鬼(即唯物主義)的名字。在休謨主義者看來,唯物主義一定是形而上學、教條、超出經驗范圍的東西等等。休謨主義者萊伊不懂得唯物主義,所以對辯証法、對辯証唯物主義同恩格斯所說的形而上學唯物主義之間的區別也就一點不了解。因此,如對絕對真理和相對真理的相互關系,萊伊完全不明白。

  “……19世紀下半葉對傳統機械論所作的批判破壞了機械論的這個本體論實在性的前提。在這種批判的基礎上,確立了對物理學的一種哲學的看法,這種看法在19世紀末幾乎成為哲學上的傳統的看法。依據這種看法,科學不過是符號的公式,是作記號〈標記,rep?rage,創造記號、標志、符號〉的方法。由於這些作記號的方法因學派的不同而各異,於是人們很快就作出結論說:被作上記號的東西,只是人為了標記(為了符號化)而事先創造出來(faconn?)的東西。科學成了愛好者的藝術品,成了功利主義者的藝術品。這些看法自然就被普遍解釋為對科學的可能性的否定。隻要不曲解科學二字的意義,那麼,科學若是純粹人造的作用於自然界的手段,若是單純的功利主義的技術,它就沒有權利被稱為科學。說科學隻能是人造的作用手段,而不能是任何別的東西,這就是否定真正的科學。

  “……如果在歷史上實際起過解放者作用的那些物理化學科學在這樣一次危機中遭到毀滅,如果這次危機使它們隻具有在技術上有用的處方的價值,而使它們失去在認識自然界方面的一切意義,那麼,無論在邏輯上或在思想史上都一定會發生根本的變革。物理學失去一切教育價值﹔物理學所代表的實証科學的精神成為虛偽的危險的精神。”科學所能提供的只是實用的處方,而不是真實的知識。“對實在的東西的認識,要用其他方法去尋求……要走另外一條道路,要把認為是被科學奪去了的東西歸還給主觀直覺,歸還給對實在的神秘感覺,一句話,歸還給神秘的東西。”(第19頁)

  作為一個實証論者,作者認為這樣的觀點是錯誤的,認為物理學的危機是暫時的。萊伊怎樣清洗馬赫、彭加勒及其伙伴們的這些結論,我們將在下面看到。現在我們隻來查明“危機”的事實和它的意義。從我們引証的萊伊最后幾句話裡可以清楚地看出,是哪些反動分子利用了這種危機並使它尖銳化的。萊伊在他的著作的序言裡直率地說:“19世紀末期的信仰主義的和反理智主義的運動”力圖“以現代物理學的一般精神為依據”(第Ⅱ頁)。在法國,凡是把信仰置於理性之上的人都被稱為信仰主義者(來自拉丁文fides,信仰)。否認理性的權力或要求的學說被稱為反理智主義。因此,在哲學方面,“現代物理學的危機”的實質就在於:舊物理學認為自己的理論是“對物質世界的實在的認識”,就是說,是對客觀實在的反映。物理學中的新思潮認為理論只是供實踐用的符號、記號、標記,就是說,它否定不依賴於我們的意識並為我們的意識所反映的客觀實在的存在。如果萊伊使用正確的哲學用語,他就一定會這樣說:為舊物理學自發地接受的唯物主義認識論被唯心主義的和不可知論的認識論代替了,不管唯心主義者和不可知論者的意願如何,信仰主義利用了這種代替。

  但是,萊伊並沒有認為這種構成危機的代替似乎是所有的新物理學家反對所有的舊物理學家。他沒有這樣想。他指出,根據現代物理學家的認識論傾向,他們可分為三個學派:唯能論或概念論(conceptuelle——從純概念一詞來的)學派﹔絕大多數物理學家現在繼續支持的機械論或新機械論學派﹔介於這兩種學派之間的批判學派。馬赫和杜恆屬於第一個學派﹔昂利·彭加勒屬於第三個學派﹔舊物理學家基爾希霍夫、赫爾姆霍茨、湯姆森(開爾文勛爵)、麥克斯韋以及現代物理學家拉摩、洛侖茨等人屬於第二個學派。這兩條基本路線(因為第三條路線不是獨立的路線,而是中間的路線)的實質何在,從萊伊下面的話中可以看出:

  “傳統機械論建立了物質世界的體系。”它的物質構造學說所根據的是“質上相同的和同一的元素”,並且這些元素應當看作是“不變的、不可入的”等等。物理學“用實在的材料和實在的水泥建造了實在的建筑物。物理學家掌握了物質的元素、它們發生作用的原因和方式,以及它們發生作用的實在的規律”(第33—38頁)。“這種對物理學的看法的改變主要在於:拋棄了理論的本體論價值而特別強調物理學的現象論的意義。”概念論的觀點從事“純粹的抽象”,“探求那種盡可能排除物質假說的、純粹抽象的理論”。“能量的概念已成為新物理學的基礎(substructure)。所以概念論物理學多半可以叫作唯能論物理學”,雖然這個名稱對於象馬赫這樣的概念論物理學的代表是不適合的(第46頁)。

  萊伊把唯能論和馬赫主義混為一談當然是不完全正確的,同樣,硬說新機械論學派盡管同概念論者有著十分深刻的分歧,也會得出對物理學的現象論的看法(第48頁),這也是不完全正確的。萊伊的“新”術語並沒有把問題弄清楚,反而把問題弄模糊了。但是為了讓讀者知道“實証論者”對物理學危機的看法,我們又不能撇開“新”術語。就問題的實質來說,“新”學派和舊觀點的對立,正象讀者會深信的那樣,是同前面援引過的克萊因佩特對赫爾姆霍茨的批判完全一致的。萊伊在轉述不同物理學家的觀點時,在自己的敘述中反映出那些物理學家的哲學觀點是十分含糊、動搖不定的。現代物理學危機的實質就是:舊定律和基本原理被推翻,意識之外的客觀實在被拋棄,這就是說,唯物主義被唯心主義和不可知論代替了。“物質消失了”這句話可以表達出在許多個別問題上的基本的、典型的困難,即造成這種危機的困難。現在我們就來談一談這個困難。

  在現代物理學家對最新發現的論述中,我們的確可以看到這樣的話。例如,在路·烏爾維格的《科學的進化》一書中,論述物質的新理論那一章的標題是:《物質存在嗎?》他在那一章裡說道:“原子在非物質化,物質在消失。”[注:路·烏爾維格《科學的進化》1908年巴黎人A.科蘭出版社版第63、87、88頁。參看他的論文《物理學家關於物質的觀念》,載於1908年《心理學年鑒》。[77]]為了看看馬赫主義者怎樣輕易地由此作出根本的哲學結論,我們且看一下瓦連廷諾夫吧。他寫道:“對世界的科學說明‘隻有在唯物主義中’才能得到確實可靠的論據,這種說法不過是一種虛構,而且是一種荒謬的虛構。”(第67頁)他把著名的意大利物理學家奧古斯托·裡希當作這種荒謬虛構的破壞者舉了出來,因為裡希說:電子論“與其說是電的理論,不如說是物質的理論﹔新體系不過是用電代替了物質”(奧古斯托·裡希《現代的物理現象理論》1905年萊比錫版第131頁,有俄譯本)。瓦連廷諾夫先生引用了這些話(第64頁)后就大叫:

  這種在瓦連廷諾夫先生看來是對唯物主義者的極端惡毒的譴責,正表明他在哲學唯物主義問題上十分幼稚無知。哲學唯心主義和“物質的消失”之間的真正聯系何在,瓦連廷諾夫先生是絕對不了解的。他跟著現代物理學家所說的那種“物質的消失”,同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在認識論上的區分沒有關系。為了弄清楚這一點,我們舉出一位最徹底的、最明顯的馬赫主義者卡爾·畢爾生來說吧。在他看來,物理世界是一些感性知覺群。他用下圖來說明“我們對物理世界的認識模型”,並聲明,這個圖沒有注意大小的比例(《科學入門》第282頁):

  卡·畢爾生為了使他的圖簡化,完全拋開了以太和電或正電子和負電子的比例關系問題。但是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畢爾生的唯心主義觀點把“物體”當作感性知覺,至於這些物體由粒子構成,粒子由分子構成等等,涉及的是物理世界模型中的變化,而同物體是感覺的符號還是感覺是物體的映象這個問題絲毫無關。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是按照如何解答我們認識的泉源問題即認識(和一般“心理的東西”)同物理世界的關系問題而區分開來的,至於物質的構造問題即原子和電子問題,那是一個隻同這個“物理世界”有關的問題。當物理學家說“物質在消失”的時候,他們是想說,自然科學從來都是把它對物理世界的一切研究歸結為物質、電、以太這三個終極的概念,而現在卻隻剩下后兩個概念了,因為物質已經能夠歸結為電,原子已經能夠解釋為類似無限小的太陽系的東西,在這個無限小的太陽系中,負電子以一定的(正如我們所看到過的,極大的)速度環繞著正電子轉動[[78]]。因此,物理世界可以歸結為兩三種元素(因為,正如物理學家貝拉所說的,正電子和負電子構成“兩種在本質上不同的物質”,——萊伊的上引著作第294—295頁),而不是幾十種元素。因此,自然科學正導向“物質的統一”(同上)[注:參看奧利弗·洛治《論電子》1906年巴黎版第159頁:“物質的電的理論”,即認為電是“基本實體”的學說,“差不多從理論上達到了哲學家一向追求的東西,即物質的統一”。並參看奧古斯托·裡希《關於物質的構造》1908年萊比錫版,約·約·湯姆森《物質微粒論》1907年倫敦版﹔保·朗之萬《電子物理學》,載於1905年《科學總評》雜志[79]第257—276頁。],這就是把很多人弄糊涂了的那些關於物質消失、電代替物質等等的言論的實際內容。“物質在消失”這句話的意思是說:至今我們認識物質所達到的那個界限正在消失,我們的知識正在深化﹔那些從前看來是絕對的、不變的、原本的物質特性(不可入性、慣性、質量[80]等等)正在消失,現在它們顯現出是相對的、僅為物質的某些狀態所固有的。因為物質的唯一“特性”就是:它是客觀實在,它存在於我們的意識之外。哲學唯物主義是同承認這個特性分不開的。

  一般馬赫主義和馬赫主義新物理學的錯誤在於:它們忽視了哲學唯物主義的這個基礎,忽視了形而上學唯物主義和辯証唯物主義的差別。承認某些不變的要素、“物的不變的實質”等等,並不是唯物主義,而是形而上學的即反辯証法的唯物主義。因此,約·狄慈根著重指出:“科學的對象是無窮無盡的”,不僅無限大的東西,連“最小的原子”也是不可度量的、認識不完的、不可窮盡的,因為“自然界在它的各個部分中都是無始無終的”(《短篇哲學著作集》第229—230頁)。因此,恩格斯舉了在煤焦油中發現茜素的例子來批判機械唯物主義。為了從唯一正確的即辯証唯物主義的觀點提出問題,我們要問:電子、以太等等,是不是作為客觀實在而存在於人的意識之外呢?對這個問題,自然科學家一定會毫不躊躇地給予回答,並且總是回答說是的,正如他們毫不躊躇地承認自然界在人和有機物質出現以前就已存在一樣。問題就這樣得出了有利於唯物主義的解答,因為物質這個概念,正如我們已經講過的,在認識論上指的只是不依賴於人的意識而存在並且為人的意識所反映的客觀實在,而不是任何別的東西。

  但是,辯証唯物主義堅持認為:任何關於物質構造及其特性的科學原理都具有近似的、相對的性質﹔自然界中沒有絕對的界限﹔運動著的物質會從一種狀態轉化為在我們看來似乎和它不可調和的另一種狀態﹔等等。不管沒有重量的以太變成有重量的物質和有重量的物質變成沒有重量的以太,從“常識”看來是多麼稀奇﹔不管電子除了電磁的質量外再沒有任何其他的質量,是多麼“奇怪”﹔不管力學的運動規律隻適用於自然現象的一個領域並且服從於更深刻的電磁現象規律,是多麼奇異,等等,——這一切不過是再一次証實了辯証唯物主義。新物理學陷入唯心主義,主要就是因為物理學家不懂得辯証法。他們反對形而上學(是恩格斯所說的形而上學,不是實証論者即休謨主義者所說的形而上學)的唯物主義,反對它的片面的“機械性”,可是同時把小孩子和水一起從澡盆裡潑出去了。他們在否定物質的至今已知的元素和特性的不變性時,竟滑到否定物質,即否定物理世界的客觀實在性。他們在否定一些最重要的和基本的規律的絕對性質時,竟滑到否定自然界中的一切客觀規律性,宣稱自然規律是單純的約定、“對期待的限制”、“邏輯的必然性”等等。他們在堅持我們知識的近似的、相對的性質時,竟滑到否定不依賴於認識並為這個認識所近似真實地、相對正確地反映的客體。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波格丹諾夫在1899年關於“物的不變的實質”的議論,瓦連廷諾夫和尤什凱維奇關於“實體”的議論等等,也都是不懂得辯証法的結果。從恩格斯的觀點看來,不變的隻有一點,那就是:人的意識(在有人的意識的時候)反映著不依賴於它而存在和發展的外部世界。而空洞的教授哲學所描述的任何其他的“不變性”、任何其他的“實質”、任何“絕對的實體”,在馬克思和恩格斯看來,都是不存在的。物的“實質”或“實體”也是相對的﹔它們表現的只是人對客體的認識的深化。既然這種深化昨天還沒有超過原子,今天還沒有超過電子和以太,所以辯証唯物主義堅持認為,日益發展的人類科學在認識自然界上的這一切裡程碑都具有暫時的、相對的、近似的性質。電子和原子一樣,也是不可窮盡的,自然界是無限的,而且它無限地存在著。正是絕對地無條件地承認自然界存在於人的意識和感覺之外這一點,才把辯証唯物主義同相對主義的不可知論和唯心主義區別開來。

  我們舉兩個例子來說明新物理學是怎樣無意識地自發地動搖於辯証唯物主義和“現象論”之間的。辯証唯物主義始終是資產階級學者所不懂得的,“現象論”不可避免地會得出主觀主義的(進而會直接得出信仰主義的)結論。

  正是那個奧古斯托·裡希(瓦連廷諾夫先生沒有能夠就自己感興趣的唯物主義問題向他請教),在他的一本書的緒論裡寫道:“電子或電原子究竟是什麼東西,直到現在還是一個秘密﹔但是盡管這樣,新理論大概注定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獲得不小的哲學意義,因為它將會取得關於有重量物質的結構的嶄新前提,並且力求把外部世界的一切現象歸之於一個共同的起源。

  “從現代的實証論和功利主義的傾向來看,這樣的好處也許是不重要的。理論可以首先被認為是一種便於整理和排列事實的手段,是一種指導人們去進一步探索現象的手段。但是,如果說從前人們對人類精神的能力大概過於信任,把掌握萬物的最終原因看得過於容易,那麼現在卻有一種陷入相反的錯誤的趨向。”(上引書第3頁)

  為什麼裡希在這裡要跟實証論和功利主義的傾向劃清界限呢?因為,他雖然看來沒有任何一定的哲學觀點,卻自發地堅持外部世界的實在性,堅持承認新理論不僅僅是“方便的手段”(彭加勒),不僅僅是“經驗符號”(尤什凱維奇),不僅僅是“經驗的協調”(波格丹諾夫)和其他諸如此類的主觀主義怪論,而是對客觀實在的認識的更進一步。如果這位物理學家懂得辯証唯物主義,他對於同舊形而上學唯物主義相反的錯誤所下的判斷,也許就會成為正確哲學的出發點。但是這些人所處的整個環境,使他們厭棄馬克思和恩格斯,把他們投入庸俗的御用哲學的懷抱。

  萊伊對辯証法也是一竅不通的。但是他也不得不確認,在現代物理學家中間有“機械論”(即唯物主義)傳統的繼承者。他說:走“機械論”這條路的,不只是基爾希霍夫、赫茲、波爾茨曼、麥克斯韋、赫爾姆霍茨和開爾文勛爵。“那些繼洛侖茨和拉摩之后制定物質的電的理論,宣稱質量是運動的函數而否認質量守恆的人,都是純粹的機械論者,並且從某種觀點看來,他們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機械論者,是機械論最新成就(l’aboutissant)的代表。所有這些人都是機械論者,因為他們都以實在的運動為出發點。”(黑體是萊伊用的,第290—291頁)

  “……如果洛侖茨、拉摩和朗之萬(Langevin)的新假說被實驗証實了,並且為物理學體系確立了十分穩固的基礎,那麼現代力學的定律依存於電磁學的定律就會是毫無疑問的﹔力學的定律就會成為特殊的情況,並且會被限制在嚴格規定的界限之內。質量守恆和我們的慣性原理就會隻對物體的中等速度有效,所謂‘中等的’這一術語是對我們的感覺和構成我們的普通經驗的現象來說的。力學的全面改造就會成為必要的,因而作為一個體系的物理學的全面改造也會成為必要的了。

  “電子物理學雖然應該列入按總的精神來說是機械論的理論中,但是它力圖把自己的體系加給整個物理學。雖然這種電子物理學的基本原理不是取自力學,而是取自電學的實驗材料,可是按其精神卻是機械論的。因為,(1)它使用形象的(figur?s)、物質的元素來表示物理的性質及其規律﹔它是用知覺的術語表達的。(2)雖然它沒有把物理現象看作力學現象的特殊情況,但是卻把力學現象看作物理現象的特殊情況。因此,力學的規律依然和物理學的規律有著直接的聯系﹔力學的概念依然是和物理化學的概念同屬一類的概念。在傳統的機械論中,這些概念是比較緩慢的運動的模寫(calqu?s)。這種運動因為是唯一已知的並且可以直接觀察的,所以就被看作是……一切可能有的運動的典型。新的實驗証明,必須擴大我們關於可能有的運動的觀念。傳統力學依然是完整無缺的,但是它已經隻能應用於比較緩慢的運動……對於高速度,則有另外一些運動規律。物質歸結為電粒子,即原子的終極元素……(3)運動,空間中的位移,依然是物理學理論的唯一形象的(figur?)元素。(4)最后,對於物理學、對於物理學的方法、對於物理學的理論以及它們和經驗的關系的看法,仍然和機械論的看法,和文藝復興時代以來的物理學的理論是絕對同一的。從物理學的總的精神來看,這個見解比其他一切見解高出一籌。”(第46—47頁)

  我一大段一大段地全文摘錄萊伊的文章,是因為,萊伊總是不敢提“唯物主義的形而上學”,不這樣引証就不能說明他的主張。但是不管萊伊和他所講到的物理學家們怎樣發誓不提唯物主義,然而力學是緩慢的實在運動的模寫,新物理學是極迅速的實在運動的模寫,畢竟還是不容置疑的。承認理論是模寫,是客觀實在的近似的復寫,這就是唯物主義。當萊伊說在新物理學家中間有一種“對概念論〈馬赫主義〉學派和唯能論學派的反動”的時候,當他把電子理論的物理學家們看作是這種反動的代表的時候(第46頁),就最好不過地証實了下述事實:實質上,斗爭是在唯物主義傾向和唯心主義傾向之間進行的。這是我們求之不得的。只是不要忘記,除了一切有學識的市儈們對唯物主義的一般偏見之外,在最杰出的理論家們身上也表現出對辯証法的完全無知。

  哲學唯心主義利用新物理學或由新物理學得出唯心主義結論,這不是由於發現了新種類的物質和力、物質和運動,而是由於企圖想象沒有物質的運動。對這種企圖,我們的馬赫主義者不作實質性的分析。他們不願理睬恩格斯的“沒有物質的運動是不可想象的”[注: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第65頁。——編者注]這一論斷。約·狄慈根早在1869年就在他的《人腦活動的本質》一書中說出了與恩格斯相同的思想。不錯,他還帶著他所常有的那種想“調和”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的糊涂意圖。我們暫且撇開這種意圖不談,因為這種意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狄慈根同畢希納的反辯証法的唯物主義進行論爭而產生的。現在來看一看狄慈根本人對我們所關心的問題的說法吧。狄慈根說:“唯心主義者想要沒有特殊的一般,沒有物質的精神,沒有物質的力,沒有經驗或沒有材料的科學,沒有相對的絕對。”(《人腦活動的本質》1903年版第108頁)這樣,狄慈根就把那種使運動和物質分離、使力和物質分離的意向同唯心主義聯系起來,同那種使思想和大腦分離的意向並列起來。狄慈根接著說:“喜歡離開自己的歸納科學而轉向哲學思辨的李比希,在唯心主義的意義上說道:力是不能看見的。”(第109頁)“唯靈論者或唯心主義者相信力具有精神的即虛幻的、不可說明的本質。”(第110頁)“力和物質的對立,正如唯心主義和唯物主義的對立一樣,早已有之。”(第111頁)“當然,沒有物質的力是沒有的,沒有力的物質也是沒有的。沒有力的物質和沒有物質的力都是無稽之談。如果唯心主義自然科學家相信力是非物質的存在,那麼在這一點上他們就不是自然科學家,而是……看到幽靈的人。”(第114頁)

  我們由此看到,40年前也有自然科學家認為沒有物質的運動是可以想象的,而狄慈根說他們“在這一點上”是看到幽靈的人。哲學唯心主義同物質和運動的分離、同物質和力的脫離之間的聯系究竟在什麼地方呢?想象沒有物質的運動實際上不是“更經濟些”嗎?

  讓我們設想這樣一個徹底的唯心主義者,假定他抱有這樣的觀點:整個世界是我的感覺或我的表象等等(如果說的是“不屬於任何人的”感覺或表象,那麼因此改變的不過是哲學唯心主義的一個形式,而不是它的實質)。唯心主義者也不想否認世界是運動,就是說,是我的思想、表象、感覺的運動。至於什麼在運動,唯心主義者拒絕回答,並認為這是荒謬的問題,因為隻有我的感覺在交替變換,隻有我的表象在消失和出現,僅此而已。在我之外什麼也沒有。“在運動著”——這就夠了。再想象不出更“經濟的”思維了。如果唯我論者把自己的觀點貫徹到底,那麼,任何証明、任何三段論法和任何定義都駁不倒他。

  唯物主義者和唯心主義哲學信徒的基本區別在於:唯物主義者把感覺、知覺、表象,總之,把人的意識看作是客觀實在的映象。世界是為我們的意識所反映的這個客觀實在的運動。和表象、知覺等等的運動相符合的是在我之外的物質的運動。物質概念,除了表示我們通過感覺感知的客觀實在之外,不表示任何其他東西。因此,使運動和物質分離,就等於使思維和客觀實在分離,使我的感覺和外部世界分離,也就是轉到唯心主義方面去。通常使用的否定物質和承認沒有物質的運動的手法是:不提物質對思想的關系。事情被說成仿佛這種關系並不存在,而實際上這種關系正被偷運進來﹔議論開始時,這種關系是不說出來的,以后卻以比較不易覺察的方式突然出現。

  有人向我們說物質消失了,想由此作出認識論上的結論。我們要問,那麼,思想還存在嗎?如果它不存在,如果它隨著物質的消失而消失了,如果表象和感覺隨著腦髓和神經系統的消失而消失了,那就是說,一切都消失了,連作為某種“思想”(或者還說不上是一種思想)標本的你們的議論也消失了!如果它存在,如果設想思想(表象、感覺等等)並沒有隨著物質的消失而消失,那就是說,你們悄悄地轉到哲學唯心主義觀點上去了。那些為了“經濟”而要想象沒有物質的運動的人們向來就是這樣,因為隻要他們議論下去,他們就默默地承認了在物質消失之后思想還存在。而這就是說,一種非常簡單的,或者說非常復雜的哲學唯心主義被當成基礎了。如果公開地把問題歸結為唯我論(我存在著,整個世界只是我的感覺),那就是非常簡單的哲學唯心主義﹔如果用僵死的抽象概念,即用不屬於任何人的思想、不屬於任何人的表象、不屬於任何人的感覺、一般的思想(絕對觀念、普遍意志等等)、作為不確定的“要素”的感覺、代換整個物理自然界的“心理的東西”等等,來代替活人的思想、表象、感覺,那就是非常復雜的哲學唯心主義。哲學唯心主義的變種可能有1000種色調,並且隨時可以創造出第1001種色調來。而這個第1001種的小體系(例如,經驗一元論)和其余體系的差別,對於它的創造者說來,也許是重要的。在唯物主義看來,這些差別完全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出發點。重要的是:想象沒有物質的運動的這種意圖偷運著和物質分離的思想,而這就是哲學唯心主義。

  因此,例如英國馬赫主義者卡爾·畢爾生,一個最明顯、最徹底、最厭惡支吾其詞的馬赫主義者,在他的著作專論“物質”的第7章開頭一節就直截了當地用了一個很說明問題的標題:《萬物都在運動——但隻在概念中運動》(《Allthingsmove—butonlyinconception》)。他說:“對於知覺的領域說來,什麼在運動以及它為什麼運動,這是一個無聊的問題(“itisidletoask”)。”(《科學入門》第243頁)

  因此,波格丹諾夫的哲學厄運其實在他認識馬赫以前就開始了,就是說從他相信偉大的化學家和渺小的哲學家奧斯特瓦爾德的話,以為可以想象沒有物質的運動的時候就開始了。談一談波格丹諾夫的哲學發展過程中的這個早已是陳跡的插曲是很適當的,尤其是因為在講到哲學唯心主義和新物理學的某些派別的聯系時,不能避而不談奧斯特瓦爾德的“唯能論”。

  波格丹諾夫在1899年寫道:“我們已經說過,19世紀沒有完全解決關於‘物的不變的實質’這一問題。這種實質以‘物質’為名,甚至在本世紀最先進的思想家的世界觀中,還起著顯著的作用……”(《自然史觀的基本要素》第38頁)

  我們說過,這是糊涂思想。這裡是把承認外部世界的客觀實在性,承認在我們意識之外存在著永恆運動著和永恆變化著的物質,同承認物的不變的實質混淆起來了。不能認為波格丹諾夫在,1899年沒有把馬克思和恩格斯列入“先進的思想家”。但是,他顯然不懂辯証唯物主義。

  “……人們通常還是把自然過程區分為兩個方面:物質和它的運動。不能說物質概念已經非常清楚了。對於什麼是物質的問題,不容易提出令人滿意的答復。有人給物質下定義,說是‘感覺的原因’,或‘感覺的恆久可能性’﹔但是,這裡顯然把物質和運動混淆起來了……”

  很明顯,波格丹諾夫的議論是不正確的。這不僅是因為他把唯物主義對感覺的客觀泉源的承認(用感覺的原因這幾個字含糊地表述的)同穆勒所謂物質是感覺的恆久可能性這個不可知論的定義混淆起來了。這裡的根本錯誤是:作者剛要接觸到感覺的客觀泉源是否存在的問題時,卻中途拋開這個問題,而跳到關於沒有運動的物質是否存在的問題上去了。唯心主義者可以認為世界是我們感覺(即使是“社會地組織起來的”、高度“協調起來的”感覺)的運動﹔唯物主義者則認為世界是我們感覺的客觀泉源的運動,即我們感覺的客觀模型的運動。形而上學的即反辯証法的唯物主義者可以承認沒有運動的物質的存在(即使是暫時的、在“第一次推動”之前的……存在)﹔辯証唯物主義者則不僅認為運動是物質的不可分離的特性,而且還批駁對運動的簡單化的看法等等。

  “……‘物質是運動著的東西’,這樣的定義也許是最精確的了﹔但是這正如我們說物質是句子的主語,澳门赌场。‘運動著’是句子的謂語一樣,是毫無內容的。可是問題也許在於:在靜力學時代,人們慣於一定把某個堅實的東西、某種‘對象’看成是主語,而象‘運動’這種不適合靜力學思維的東西,他們隻同意當作謂語,當作‘物質’的一種屬性看待。”

  這個在1899年深得波格丹諾夫歡心的奧斯特瓦爾德的回答,不過是詭辯而已。我們可以反問奧斯特瓦爾德:難道我們的判斷一定要由電子和以太構成嗎?事實上,在思想上把作為“主語”的物質從“自然界”中排除掉,這就是默認思想是哲學上的“主語”(即某種第一性的、原初的、不依賴於物質的東西)。被排除掉的不是主語,而是感覺的客觀泉源,因此感覺變成了“主語”,就是說,不管以后怎樣改扮感覺這個詞,哲學變成了貝克萊主義哲學。奧斯特瓦爾德含糊地使用“能量”一詞,企圖以此躲避不可避免的哲學上的抉擇(唯物主義或唯心主義),然而正是他的這種企圖再一次証明了諸如此類的詭計都是枉費心機的。如果能量是運動,那你們只是把困難從主語移到了謂語,只是把是不是物質在運動的問題改變為能量是不是物質的問題。能量的轉化是在我的意識之外、不依賴於人和人類而發生的呢,或者這只是觀念、符號、約定的記號等等?“唯能論”哲學,這種用“新”術語來掩飾認識論上的舊錯誤的企圖,在這個問題上徹底破產了。

  請看幾個說明唯能論者奧斯特瓦爾德如何混亂的例子。他在《自然哲學講演錄》一書的序言中說:“如何把物質和精神這兩個概念結合起來的舊困難,如果通過把這兩個概念歸入能量概念而被簡單地自然而然地排除掉,那是一個很大的收獲。”[注:威廉·奧斯特瓦爾德《自然哲學講演錄》1902年萊比錫第2版第VIII頁。]這不是收獲,而是損失,因為按照唯物主義的方向還是按照唯心主義的方向進行認識論的研究(奧斯特瓦爾德並沒有清楚地意識到,他所提出的正是認識論的問題,而不是化學的問題!)這個問題,不會由於濫用“能量”一詞而得到解決,反而會混亂起來。當然,如果把物質和精神“歸入”能量這個概念,對立無疑會從字面上消除,但是鬼神學說的荒謬卻不會由於我們稱它為“唯能論的”學說而消失。在奧斯特瓦爾德的《講演錄》第394頁上有這樣的話:“一切外界現象都可以描述為能量之間的過程,其原因非常簡單:我們意識的過程本身就是能量的過程,並把自己的這種特性傳給(aufpragen)一切外部經驗。”這是純粹的唯心主義:不是我們的思想反映外部世界中的能量的轉化,而是外部世界反映我們的意識的“特性”!美國哲學家希本針對奧斯特瓦爾德講演錄中的這一段話和其他類似的話,非常恰當地說,奧斯特瓦爾德“在這裡穿著康德主義的服裝出現”:一切外界現象的可解釋性竟會從我們智慧的特性中得出來![注:約·格·希本《唯能論及其哲學意義》,載於1903年4月《一元論者》雜志第13卷第3期第329—330頁。]希本說道:“很明顯,如果我們給能量這個最基本的概念這樣下定義,使它還包含心理現象,那麼這就已經不是科學界所承認的,甚至也不是唯能論者本人所承認的單純的能量概念了。”自然科學把能量的轉化看作是不依賴於人的意識和人類經驗的客觀過程,即唯物地看能量的轉化。就是在奧斯特瓦爾德本人的著作中,在許多場合下,甚至可能在絕大多數場合下,能量也是指物質的運動。

  因此也就出現了一種怪現象:奧斯特瓦爾德的學生波格丹諾夫成了馬赫的學生以后,就開始責備奧斯特瓦爾德,這並不是因為奧斯特瓦爾德沒有徹底地堅持唯物主義的能量觀點,而是因為他承認唯物主義的能量觀點(有時候甚至把它作為基礎)。唯物主義者批判奧斯特瓦爾德,是因為他陷入唯心主義,是因為他企圖調和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波格丹諾夫從唯心主義的觀點來批判奧斯特瓦爾德,他在1906年寫道:“……奧斯特瓦爾德的敵視原子論而在其他方面卻和舊唯物主義非常接近的唯能論,曾引起我最熱烈的同情。可是不久我就看出了他的自然哲學的重大矛盾:他多次強調能量概念的純方法論的意義,但自己在許多場合下卻不堅持這一點。在他那裡,能量常常從經驗事實間的相互關系的純粹符號變為經驗的實體,即變為世界的物質……”(《經驗一元論》第3卷第XVI一XVII頁)

  能量是純粹的符號!波格丹諾夫此后便可以隨意和“經驗符號論者”尤什凱維奇,和“純粹馬赫主義者”、經驗批判主義者等去爭論了。在唯物主義者看來,這將是信黃鬼的人和信綠鬼的人之間的爭論。因為,重要的不是波格丹諾夫和其他馬赫主義者的差別,而是他們的共同點:唯心地解釋“經驗”和“能量”,否認客觀實在。可是人的經驗就是對客觀實在的適應,唯一科學的“方法論”和科學的“唯能論”就是客觀實在的模寫。

  “世界的材料對於它〈奧斯特瓦爾德的唯能論〉是無足輕重的﹔舊唯物主義也好,泛心論〈即哲學唯心主義?〉也好,都是和它完全相容的……”(第ⅩⅤⅡ頁)波格丹諾夫離開混亂的唯能論,不是沿著唯物主義的道路,而是沿著唯心主義的道路走的……“如果能量被認為是實體,那麼這就是減去了絕對原子的舊唯物主義,即在存在物的連續性方面作過修正的唯物主義。”(同上)是的,波格丹諾夫離開“舊”唯物主義即自然科學家的形而上學唯物主義,不是走向辯証唯物主義(他在1906年仍象在1899年一樣不懂得辯証唯物主義),而是走向唯心主義和信仰主義,因為沒有一個現代信仰主義的有教養的代表、沒有一個內在論者、沒有一個“新批判主義者”等等會反對能量的“方法論的”概念,會反對把能量解釋為“經驗事實間的相互關系的純粹符號”。就拿保·卡魯斯(這個人的面貌,我們在上面已經十分熟悉)來說吧。你們會看到,這個馬赫主義者完全是波格丹諾夫式地批判奧斯特瓦爾德的,他寫道:“唯物主義和唯能論無疑都屬於同一范疇。”(1907年《一元論者》雜志第17卷第4期第536頁)“唯物主義對我們的啟發是很少的,因為它隻告訴我們,一切是物質,物體是物質,思想不過是物質的機能。而奧斯特瓦爾德教授的唯能論一點也不高明,因為它對我們說,物質是能量,心靈不過是能量的因素。”(第533頁)

  奧斯特瓦爾德的唯能論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說明“新”術語怎樣很快地時髦起來,以及怎樣很快地被發現:表達方式的稍微改變,絲毫也沒有取消哲學的基本問題和哲學的基本派別。如同“經驗”等術語一樣,“唯能論”的術語也可以用來表達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當然,徹底的程度是不一樣的)。唯能論物理學是那些想象沒有物質的運動的新唯心主義嘗試的泉源,這種嘗試是由於以前認為不可分解的物質粒子的分解和以前沒見過的物質運動形式的發現而產生的。

  為了具體介紹由於新物理學的某些結論而在現代文獻中展開的哲學論戰,我們讓直接參加“戰斗”的人講話,並且先讓英國人講。物理學家阿瑟·威·李凱爾根據自然科學家的觀點來維護一個派別,哲學家詹姆斯·華德則根據認識論的觀點來維護另一個派別。

  1901年在格拉斯哥舉行的英國自然科學家會議上,物理學組主席阿·威·李凱爾選擇了關於物理學理論的價值、關於原子的特別是以太的存在所引起的疑惑問題作自己的講題。演講人引了提出這個問題的物理學家彭加勒和波英廷(他是符號論者或馬赫主義者的英國同道者)的話,引了哲學家華德的話,引了恩·海克爾的名著,試圖來說明自己的觀點[注:1901年英國科學協會格拉斯哥會議。阿瑟·威·李凱爾教授的主席致辭,載於1901年《美國科學附刊》第1345、1346期。]。

  李凱爾說道:“爭論的問題是:應當把那些成為最流行的科學理論的基礎的假說看作是我們周圍世界的構造的確切描述呢,還是隻看作是一種方便的虛構?”(用我們同波格丹諾夫、尤什凱維奇之流進行爭論時所使用的術語來說:是客觀實在、運動著的物質的復寫呢,或者只是“方法論”、“純粹符號”、“經驗的組織形式”?)李凱爾同意這兩種理論實際上可以沒有差別:一個隻查看地圖或圖例上的藍色線條的人也許和一個知道藍色線條表示真正河流的人一樣,也能夠確定江河的流向。從方便的虛構這一觀點看來,理論會“幫助記憶”,“整理”我們的觀察,使它們和某種人造的體系相符合,“調整我們的知識”,把知識歸納為方程式,等等。例如,我們可以隻說熱是運動或能量的一種形式,“這樣來把運動著的原子的生動圖景換成關於熱能的平淡的(colourless)敘述,而不去確定熱能的真實本性”。盡管李凱爾完全承認在這條道路上可能獲得巨大的科學成就,但是他“大膽地斷言,這種策略體系不能認為是追求真理的科學的最新成就”。問題依然存在著:“我們能不能從物質所顯露的現象中推斷出物質本身的構造?”“我們有沒有理由認為:科學已經提供的理論概要,在某種程度上是真理的復寫,而不是真理的簡單圖表?”

  李凱爾在分析物質構造的問題時,拿空氣作例子,說空氣是由幾種氣體組成的,科學把“各種基本氣體”分解“為原子和以太的混合物”。他繼續說道,就在這裡有人向我們大喝一聲:“停住!”分子和原子是看不見的﹔它們作為“簡單的概念(mereconceptions)”會是有用的,“但是不能把它們看作實在的東西”。李凱爾引用科學發展中的無數實例中的一個實例來排除這種反駁,這個實例就是:土星光環從望遠鏡裡觀察似乎是連續的物質。數學家用計算証明了這是不可能的,並且光譜的分析証實了根據計算而得出的結論。另一種反駁是:人們把我們在普通物質中沒有感覺到的特性強加於原子和以太。李凱爾引用氣體和液體的擴散等等的例子,也排除了這種反駁。許多事實、觀察和實驗都証明,物質是由一個個粒子或顆粒組成的。這些粒子、原子是不是和它們四周的“原初介質”、“基本介質”(以太)有區別,或者它們是處在特殊狀態下的這種介質的一部分,這一問題現在還沒有得到解決,不過它沒有損害原子存在的理論。違反經驗的指示,先驗地否定跟普通物質不同的“准物質的實體”(原子和以太)的存在,這是沒有根據的。局部的錯誤在這裡是不可避免的,但全部科學資料是不容許懷疑原子和分子的存在的。

  李凱爾然后舉出一些新材料証明原子是由帶負電的微粒(小體、電子)組成的,並且指出有關分子大小的各種實驗的結果和計算所得出的結果是近似的:“第一級近似值”是直徑約100毫微米(1毫微米等於百萬分之一毫米)。撇開李凱爾的個別意見和他對新活力論[82]的批判不談,我們現在引用他的結論:

  “有些人貶低那種至今還在指導科學理論前進的思想的意義,他們常常認為,除了如下兩種對立的論斷,別無選擇:或者斷言,原子和以太不過是科學想象的虛構﹔或者斷言,現在還不完善的原子和以太的力學理論,如果達到完善的境地,就會使我們對實在有全面而又非常正確的看法。依我看來,是有中間道路的。”一個人在黑暗的屋子裡隻能極其模糊地辨別東西,但是如果他沒有碰到家具,沒有把穿衣鏡當作門走,那就是說,他正確地看見某些東西。因此,我們既不必放棄不停留在自然界的表面而要深入自然界內部的打算,也不必自以為我們已經完全揭露了我們周圍世界的秘密。“可以承認,不論關於原子的本性,或是關於原子存在於其中的以太的本性,我們都沒有描繪出完整的圖畫﹔可是我想指出,盡管我們的某些理論具有近似的〈tentative,直譯是:摸索的〉性質,盡管有許多局部的困難,原子論……在一些主要的原理上還是正確的﹔原子不僅是數學家(puzzledmathematicians)的輔助概念(helps),而且也是物理的實在。”

  李凱爾就這樣結束了他的演說。讀者可以看出,演講人並沒有研究過認識論,但是實際上他無疑代表著許多自然科學家堅持了自發的唯物主義觀點。他的立場的實質是:物理學的理論是客觀實在的(日益確切的)模寫。世界是運動著的物質,我們對它的認識是不斷深化的。李凱爾哲學的不確切性的產生,是由於他不必要地維護以太運動的“力學的”(為什麼不是電磁學的?)理論和不懂得相對真理和絕對真理的相互關系。這位物理學家所缺少的只是辯証唯物主義的知識(當然不算上那些迫使英國教授們自稱為“不可知論者”的很重要的通常見解)。

  我們現在看一看唯靈論者詹姆斯·華德是怎樣批判這種哲學的。他寫道:“……自然主義不是科學,作為它的基礎的機械的自然理論,也不是科學……雖然自然主義和自然科學,機械宇宙論和作為科學的力學,在邏輯上是各不相同的東西,可是乍看起來,它們彼此是很相似的,而且在歷史上是密切聯系著的。把自然科學和唯心主義派別或唯靈論派別的哲學混同起來的危險是不存在的,因為這類哲學必然包含著對自然科學所不自覺地作出的認識論前提的批判……”[注:詹姆斯·華德《自然主義和不可知論》1906年版第1卷第303頁。]一點不錯!自然科學不自覺地承認它的學說反映客觀實在,而且隻有這樣的哲學才能和自然科學相容!“……自然主義就不同了,它象科學本身一樣,在認識論方面是沒有過錯的。事實上,象唯物主義一樣,自然主義不過是被當作形而上學看待的物理學……無疑地,自然主義不象唯物主義那樣獨斷,因為它對最終實在的本性作了不可知論的保留聲明﹔但是它堅決地認為這個‘不可認識的東西’的物質方面是第一位的……”

  唯物主義者把物理學當作形而上學看待。好熟悉的論據!承認人以外的客觀實在,被稱為形而上學。在對唯物主義的這種責難上,唯靈論者同康德主義者和休謨主義者是一致的。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不排除眾所周知的物、物體、對象的客觀實在性,就不可能為雷姆克所說的“實在的概念”掃清道路!……

  “……當如何更好地把全部經驗系統化〈華德先生,這是剽竊波格丹諾夫的!〉這個在本質上是哲學的問題產生的時候,自然主義者就斷言,我們應當先從物理的方面開始。隻有這些事實才是確切的、肯定的、嚴密地聯系著的﹔任何一個激動人心的思想……據說都可以歸結為物質和運動的十分精確的再分配……至於具有這樣的哲學意義和這樣的廣闊范圍的論斷是從物理科學〈即自然科學〉中得出的合理的結論,這一點現代物理學家還不敢直截了當地肯定。但是,他們之中有許多人認為,誰竭力揭露隱蔽的形而上學,揭穿機械宇宙論所依據的物理學實在論,誰就損害了科學的意義……”他說,李凱爾也是這樣看待我的哲學的。“……事實上,我的批判〈對於同樣為一切馬赫主義者所憎惡的“形而上學”的批判〉完全是以一個人數逐漸增多、影響日益擴大的物理學家的學派(如果可以這樣稱呼它的話)的結論為根據的,那個學派駁斥這個差不多是中世紀的實在論……這個實在論很久很久沒有遇到反對意見,以致人們把對它的挑戰都看作是宣布科學的無政府狀態。但是若懷疑基爾希霍夫和彭加勒(我隻從許多名人中提出這兩個人)這樣的人想‘損害科學的意義’,這的確是奇怪的……為了把他們同我們有根據稱之為物理學實在論者的舊學派分開,我們可以把新學派叫作物理學的符號論者。這個用語不十分恰當,可是它至少著重指出了現在特別為我們關心的這兩個學派之間的一個根本的區別。爭論的問題很簡單。不言而喻,兩個學派都以同樣的感性(perceptual)經驗為出發點﹔兩個學派都使用在細節上相異而在本質上相同的抽象的概念體系﹔兩個學派都採用同樣的檢驗理論的方法。但是一個學派認為,它愈來愈接近最終實在,愈來愈離開假象。另一個學派則認為,它只是以適宜於理智活動的、概括的記述圖式來代換(issubstituting)復雜的具體事實……不管哪一個學派都沒有損害作為關於〈黑體是華德用的〉物的系統知識的物理學的價值﹔物理學進一步發展和實際應用的可能性,不管在哪一種情況下都是一樣的。但是兩個學派在哲學上的(speculative)差別是很大的﹔在這一方面,哪一個學派正確這個問題就很重要了……”

  這個露骨的徹底的唯靈論者提問題的方法,是非常正確和明白的。的確,現代物理學中的兩個學派的區別只是哲學上的,只是認識論上的。的確,基本的差別只是在於:一個學派承認為我們的理論所反映的“最終的”(應當說:客觀的)實在,而另一個學派則否認這一點,認為理論不過是經驗的系統化、經驗符號的體系等等。新物理學發現了物質的新種類和物質運動的新形式,並且趁舊物理學概念被推翻的時候提出了舊的哲學問題。如果說“中間的”哲學派別的人們(“實証論者”、休謨主義者、馬赫主義者)不善於明確地提出爭論的問題,那麼露骨的唯心主義者華德則把一切面具都取下來了。

  “……李凱爾的主席致辭維護物理學的實在論,反對彭加勒教授、波英廷教授和我最近所維護的那種符號論的解釋。”(第305—306頁﹔華德在他的著作的另一些地方,把杜恆、畢爾生和馬赫也添進了這個名單,見第2卷第161、63、57、75、83頁及其他頁)

  “……李凱爾經常談到‘想象的形象’,同時經常聲稱原子和以太是某種超乎想象的形象的東西。這種推論方法實際上就等於說:在某種場合下,我不能創造另外的形象,因而實在必須和它相似……李凱爾教授承認另外的想象的形象的抽象可能性……他甚至承認我們的某些理論的‘近似’(tentative)性質和許多‘局部的困難’。歸根到底,他維護的只是一種作業假說(aworkinghypothesis),而且是一種在最近半個世紀來大大喪失了威望的作業假說。但是,如果物質構造的原子論和其他理論僅僅是作業假說,而且是嚴格地局限於物理現象方面的假說,那麼就沒有什麼能夠証明下述理論是正確的。這種理論斷言:機械論是一切的基礎﹔它把生命的和精神的事實歸結為副現象,就是說,它使這些事實成為比物質和運動具有更多現象和更少實在性的東西。這就是機械宇宙論。如果李凱爾教授不公開地支持它,那麼我們和他也就沒有什麼可爭論的了。”(第314—315頁)

  所謂唯物主義斷言意識具有“更少”實在性,或者斷言作為運動著的物質的世界的圖景一定是“機械”圖景,而不是電磁圖景或某種復雜得多的圖景,這當然完全是胡說八道。但是露骨的毫不掩飾的唯心主義者華德,確實很巧妙地、比我們的馬赫主義者(即糊涂的唯心主義者)高明得多地抓住了“自發的”自然科學的唯物主義的弱點,例如,不能闡明相對真理和絕對真理的相互關系。華德反過來說,既然真理是相對的、近似的,只是“摸索”事情的本質,那就是說,它不能反映實在!但是,唯靈論者卻非常准確地提出了原子等等是“作業假說”的問題。現代的有文化的信仰主義(華德是從自己的唯靈論中直接引出這種信仰主義的),除了宣布自然科學的概念是“作業假說”之外,再也不想要求什麼了。自然科學家先生們,我們把科學讓給你們,請你們把認識論、哲學讓給我們,——這就是“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的神學家和教授同居的條件。

  至於說到華德的認識論中同“新”物理學有聯系的其他各點,還必須提一下他同物質的堅決斗爭。華德在嘲笑假說太多而且相互矛盾的時候追問道:什麼是物質?什麼是能量?是一種以太還是幾種以太?或者是某種被人們任意地加上了未必有的新質的新的“理想液體”!華德的結論是:“除了運動,我們沒有發現任何確定的東西。熱是運動的形態,彈性是運動的形態,光和磁也是運動的形態。正如人們所推測的那樣,甚至質量本身歸根到底也是某種東西的運動形態,這種東西既不是固體,也不是液體或氣體﹔它自身既不是物體,也不是物體的集合﹔它不是現象的,也不應當是本體的﹔它是我們可以把我們自己的用語加於其上的真正的apei-ron〈希臘哲學的用語=無限者、無盡者〉。”(第1卷第140頁)

  這個唯靈論者是始終如一的,他把運動和物質割裂開來。在自然界中,物體的運動轉化為不是具有不變質量的物體的那種東西的運動,轉化為一種在未知以太中的未知的電的未知電荷的運動,——這種在實驗室和工廠裡發生的物質轉化的辯証法,在唯心主義者看來(也象在廣大公眾以及在馬赫主義者看來一樣),不是唯物主義辯証法的確証,而是反對唯物主義的論據:“……專門(professed)解釋世界的力學理論,由於力學的物理學本身的進步而遭到致命的打擊……”(第143頁)我們回答道,世界是運動著的物質,力學反映這一物質的緩慢運動的規律,電磁理論反映這一物質的迅速運動的規律……“有廣延性的、堅固的、不可破壞的原子,一向是唯物主義世界觀的支柱。但是,對於這些觀點來說,不幸的是,有廣延性的原子滿足不了日益增長的知識向它提出的要求(wasnotequaltothedemands)……”(第144頁)原子的可破壞性和不可窮盡性、物質和物質運動的一切形式的可變性,一向是辯証唯物主義的支柱。自然界中的一切界限,都是有條件的、相對的、可變動的,它們表示我們的智慧逐步接近於認識物質,但是這絲毫也不証明自然界、物質本身是符號、記號,也就是說,是我們智慧的產物。電子和原子相比,就象這本書中的一個句點和長30俄丈、寬15俄丈、高7B5俄丈的建筑物的體積相比(洛治)﹔電子以每秒27萬公裡的速度運動著﹔它的質量隨著它的速度而改變﹔它每秒轉動500萬億次,——這一切比舊力學深奧得多,可是這一切都是物質在空間和時間中的運動。人的智慧發現了自然界中許多奇異的東西,並且還將發現更多奇異的東西,從而擴大自己對自然界的統治,但這不是說,自然界是我們的智慧或抽象智慧所創造的,即華德的神、波格丹諾夫的“代換”等所創造的。

  “……這個理想〈“機械論”的理想〉如果作為實在世界的理論被嚴格地(rigorously)實現的時候,就會使我們陷入虛無主義:一切變化都是運動,因為運動是我們所能認識的唯一變化,而運動著的東西要為我們所認識,又必須是運動……”(第166頁)“正如我想指出的,物理學的進步正是一種最強有力的手段,可以用來反對愚昧地信仰物質和運動、反對承認它們是最終的(inmost)實體而不是存在總和的最抽象的符號……通過赤裸裸的機械論,我們是永遠不會達到神的……”(第180頁)

  好啦,這已經完全和《“關於”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論叢》中所說的一模一樣了!華德先生,你不妨去跟盧那察爾斯基和尤什凱維奇、巴扎羅夫和波格丹諾夫攀談攀談,他們雖然比你“害羞些”,可是宣揚的卻完全是同樣的東西。

  1896年,著名的康德主義的唯心主義者赫爾曼·柯亨,洋洋得意地給弗·阿爾伯特·朗格所偽造的《唯物主義史》[注:即《唯物主義史及對當代唯物主義意義的批判》。——編者注]第5版寫了一篇序言。赫·柯亨大聲叫道:“理論唯心主義開始使自然科學家們的唯物主義動搖了,也許不久就會徹底戰勝它。”(第ⅩⅩⅥ頁)“唯心主義正在滲入(Durchwirkung)新物理學。”“原子論應該讓位給動力論。”“驚人的轉變在於:對物質的化學問題的深入研究,一定會根本克服唯物主義的物質觀。就象泰勒斯完成了物質概念的最初抽象並把關於電子的思辨同這一點結合起來一樣,電的理論一定會在物質觀上引起最大的變革,並且經過物質轉化為力而導致唯心主義的勝利。”(第ⅩⅩⅠⅩ頁)

  赫·柯亨象詹·華德一樣明確地指出了哲學上的基本派別,不象我們的馬赫主義者那樣,迷失在唯能論、符號論、經驗批判主義、經驗一元論等等唯心主義的各種細小差別之中。柯亨把握住物理學中現在同馬赫、彭加勒等人的名字聯系著的那個學派的基本的哲學傾向,正確地評述這種傾向是唯心主義的。這裡,在柯亨看來,“物質轉化為力”是唯心主義的主要成就,這種看法完全和約·狄慈根在1869年所揭穿的那些“看到幽靈的”自然科學家的看法一樣。電被宣稱為唯心主義的合作者,因為它破壞了舊的物質構造理論,分解了原子,發現了物質運動的新形式,而這些新形式和舊形式如此不同,簡直沒有被人考察和研究過,真是不同尋常,“奇妙非凡”,以致可以把自然界解釋為非物質的(精神的、思想的、心理的)運動。我們對無限小物質粒子的知識的昨天的界限消失了,因此,唯心主義哲學家斷定,物質也消失了(但思想仍然存在)。每一個物理學家和每一個工程師都知道電是(物質的)運動,可是誰也弄不清楚什麼東西在運動,因此,唯心主義哲學家斷定,可以用下面這個誘人的“經濟的”建議欺騙沒有哲學修養的人們:讓我們想象沒有物質的運動吧……

  赫·柯亨竭力把著名的物理學家亨利希·赫茲拉來當自己的同盟者。柯亨說:赫茲屬於我們,他是康德主義者,他承認先驗!馬赫主義者克萊因佩特爭辯道:赫茲屬於我們,他是馬赫主義者,因為在赫茲那裡可以看到“和馬赫相同的對我們概念本質的主觀主義觀點”[注:1898—1899年《系統哲學文庫》雜志第5卷第169—170頁。]。關於赫茲是屬於誰的這種可笑的爭論,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說明唯心主義哲學家們怎樣抓住著名自然科學家的極小的錯誤,抓住表達得稍微模糊的地方,來証明自己替信仰主義的變相辯護是正確的。事實上,亨·赫茲為他的《力學》[注:《亨利希·赫茲全集》1894年萊比錫版第3卷,特別是第1、2、49頁。]所寫的哲學導言,表明了一個自然科學家的普通觀點,這個自然科學家雖然被教授們反對唯物主義的“形而上學”的吼聲嚇倒,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克服他對外部世界的實在性的自發的信念。這一點克萊因佩特自己也承認,他一方面拋給廣大讀者一些謊話連篇的關於自然科學的認識論的通俗小冊子,在這些小冊子裡把馬赫和赫茲並列在一起,另一方面,他又在專門的哲學論文中承認“赫茲跟馬赫和畢爾生相反,仍然堅持全部物理學可以用力學來說明的偏見”[注:1903年《康德研究》雜志第8卷第309頁。],承認赫茲保持著自在之物的概念和“物理學家的普通觀點”,承認赫茲“仍然堅持自在世界的存在”[注:1906年《一元論者》雜志第16卷第2期第164頁﹔論馬赫的“一元論”的論文。],等等。

  指出赫茲對唯能論的看法是很有意思的。他寫道:“如果我們問一下,究竟為什麼現代物理學在自己的論述中喜歡使用唯能論的表達方法,那麼回答將是這樣的:因為這樣最便於避開談論我們很少知道的東西……當然,我們深信:有重量的物質是由原子組成的﹔對於原子的大小及其運動,在某些場合下,我們是相當清楚的。但是原子的形狀、它們的結合和它們的運動,在多數場合下我們是完全不清楚的……因此,我們關於原子的觀念是今后研究的重要而有意思的目標,盡管它們決不是特別適合於用作數學理論的堅固基礎。”(上引書第3卷第21頁)赫茲期望對以太的進一步研究能得到對“舊物質的本質即它的慣性和引力”的說明(第1卷第354頁)。

  由此可以看出,赫茲甚至沒有想到會有非唯物主義的能量觀。唯能論成了哲學家從唯物主義逃向唯心主義的借口。自然科學家把唯能論看作是在物理學家離開了原子而還沒有達到電子的時期(如果可以這樣說)用以說明物質運動規律的方便手段。直到現在,這個時期在很大程度上還繼續著:一種假說為另一種假說所代替﹔關於正電子還什麼也不知道﹔僅僅在3個月前(1908年6月22日),讓·柏克勒爾向法蘭西科學院報告,他發現了這個“新的物質組成部分”(《科學院會議報告匯編》第1311頁)。唯心主義哲學怎麼能不利用這樣有利的情況:人類的智慧還僅僅在“探索”“物質”,因此,“物質”不過是“符號”等等而已。

  比柯亨的反動色彩濃厚得多的另外一個德國唯心主義者愛德華·馮·哈特曼,用一整本書專門論述《現代物理學的世界觀》(《DieWeltanschauungdermodernenPhysik》1902年萊比錫版)。作者對他維護的那個唯心主義變種所發表的專門議論,我們當然不感興趣。對於我們說來,重要的只是指出,這個唯心主義者也確認萊伊、華德和柯亨所確認的那些現象。愛·哈特曼說:“現代物理學在實在論的基礎上成長起來,只是現代新康德主義的和不可知論的思潮,才使人們唯心地解釋物理學的最后成果。”(第218頁)在愛·哈特曼看來,最新物理學的基礎有三個認識論的體系:物質運動論(來自希臘文hyle=物質和kinesie=運動,即承認物理現象是物質的運動)、唯能論和動力論(即承認沒有物質的力)。顯然,唯心主義者哈特曼維護“動力論”,從“動力論”推出自然規律是宇宙思想的結論,一句話,用心理的東西“代換”物理的自然界。但是他不得不承認,絕大多數物理學家擁護物質運動論﹔這個體系“最常被應用”(第190頁)﹔它的嚴重缺點是“純粹物質運動論有產生唯物主義和無神論的危險”(第189頁)。作者完全正確地把唯能論看成一種中間體系,並把它叫作不可知論(第136頁)。當然,它是“純粹動力論的同盟者,因為它排除物質”(第VI頁和第192頁)﹔但是它的不可知論,哈特曼不喜歡,因為這是一種同真正德國黑幫分子的真正唯心主義相矛盾的“英國狂”。

  看一看這位具有不調和的黨性的唯心主義者(哲學上無黨性的人,象政治上無黨性的人一樣,是不可救藥的蠢才)怎樣向物理學家說明走達一條或那一條認識論路線究竟是什麼意思,是非常有教益的。關於對物理學的最新結論的唯心主義解釋,哈特曼寫道:“在追求這種時髦的物理學家之中,隻有極少數人完全認識到這種解釋的全部意義和全部后果。他們沒有看出,具有特殊規律的物理學所以保持了獨立意義,只是因為物理學家們違反自己的唯心主義而堅持了實在論的基本前提,即自在之物的存在,自在之物在時間上的實在的可變性,實在的因果性……隻有在這些實在論的前提(因果性、時間、三維空間具有超驗的意義)下,就是說,隻有在自然界(物理學家就是論述它的規律的)同自在之物的王國相一致的條件下……才談得到不同於心理規律的自然規律。隻有當自然規律在不依賴於我們思維的領域中起作用時,它才能說明:從我們的映象中得出的邏輯上必然的結論,是一種未知物在自然科學上的必然結果的映象,而這些映象在我們的意識中反映或標記這種未知物。”(第218—219頁)

  哈特曼正確地感覺到,新物理學的唯心主義就是一種時髦,而不是離開自然科學唯物主義的重大的哲學上的轉變。因此,他正確地向物理學家們解釋說,要使這種“時髦”變成徹底的、完整的哲學唯心主義,必須根本修改關於時間、空間、因果性和自然規律的客觀實在性的學說。不能僅僅認為原子、電子、以太是簡單的符號、簡單的“作業假說”,也要宣布時間、空間、自然規律和整個外部世界是“作業假說”。要就是唯物主義,要就是以心理的東西普遍代換整個物理自然界﹔很多人愛把這二者混為一談,我和波格丹諾夫可不是這樣的人。[83]

  死於1906年的一位德國物理學家路德維希·波爾茨曼,曾不斷地反對馬赫主義流派。我們已經指出過,他把馬赫主義簡單明白地歸結為唯我論,反對“迷醉於新的認識論教條”(見上面第1章第6節)。波爾茨曼當然害怕自稱為唯物主義者,甚至還特別聲明一句:他決不反對神的存在[注:路德維希·波爾茨曼《通俗論文集》1905年萊比錫版第187頁。]。但是他的認識論實質上是唯物主義的,正如19世紀的自然科學史家齊·君特[注:齊格蒙德·君特《19世紀無機自然科學史》1901年柏林版第942頁和第941頁。]所認為的,它表達了多數自然科學家的意見。路·波爾茨曼說:“我們是從萬物在我們的感官上所引起的印象中認識萬物的存在的。”(上引書第29頁)理論是自然界即外部世界的“模寫”(或攝影)(第77頁)。波爾茨曼指出,對那個說物質不過是感覺的復合的人來說,別的人也不過是他的感覺而已(第168頁)。這些“思想家”(波爾茨曼有時這樣稱呼哲學唯心主義者)給我們描繪了“主觀的世界圖景”(第176頁),而作者卻寧願要“更簡單的客觀的世界圖景”。“唯心主義者把物質象我們的感覺一樣是存在的這一論斷,比作那種覺得被敲打的石頭也會感到疼痛的孺子之見。實在論者把那種認為不能設想心理的東西是從物質的東西或者甚至是從原子的活動中產生的見解,比作一個沒有教養的人的見解:他斷言太陽距離地球不可能有2000萬英裡,因為這一點他不能設想。”(第186頁)波爾茨曼沒有放棄把精神和意志想象為“物質粒子的復雜作用”的科學理想(第396頁)。

  路·波爾茨曼屢次從物理學家的觀點來反駁奧斯特瓦爾德的唯能論,他証明:奧斯特瓦爾德既不能駁倒也不能取消動能的公式(速度之平方乘以質量的一半)﹔奧斯特瓦爾德是在錯誤的圈子裡兜來兜去,起初從質量中導出能量(承認動能公式),然后又把質量規定為能量(第112、139頁)。這不由使我想起了波格丹諾夫在《經驗一元論》第3卷裡所轉述的馬赫的話。波格丹諾夫在引証馬赫的《力學》中的話寫道:“在科學中,物質概念歸結為出現在力學方程式中的質量系數,而根據精密的分析,這個系數就是兩個物理復合體(即物體)相互作用時的加速度的倒數。”(第146頁)顯然,如果以某一物體為單位,那麼其他一切物體的運動(力學的)都能用加速度的簡單比例表達出來。但是“物體”(即物質)還決不因此就消失,就不再離開我們的意識而獨立存在。當整個世界歸結為電子的運動時,所以能從一切方程式中消去電子,正是因為到處都是指的電子,而電子群或電子聚合體之間的相互關系可以歸結為它們的相互加速度,——如果運動的形式也象在力學中那樣簡單。

  波爾茨曼在反對馬赫之流的“現象論的”物理學時,肯定地說:“那些想以微分方程式來排除原子論的人,是隻見樹木,不見森林。”(第144頁)“如果對微分方程式的意義不抱幻想,那就不能懷疑:世界圖景(用微分方程式表明的)仍舊必然是原子論的圖景,是排列在三維空間中的巨大數量的物依照一定規則在時間上變化著的圖景。這些物當然可以是一樣的或不一樣的,不變的或可變的”等等(第156頁)。波爾茨曼在1899年慕尼黑自然科學家會議的講演中說:“十分明顯,現象論的物理學只是穿上了微分方程式的外衣,實際上它的出發點同樣是原子狀的個體(Einzelwesen)。因為不得不設想這些個體在各種不同的現象群中時而有這一種特性,時而又有另一種特性,所以立刻就發現需要一種更加簡單劃一的原子論。”(第223頁)“電子學說正發展為一切電的現象的原子理論。”(第357頁)自然界的統一性顯示在不同現象領域的微分方程式的“驚人的類似”中。“用同一方程式可以解決流體動力學的問題,也可以表達勢論。流體的漩渦理論和氣體的摩擦(Gasreibung)理論顯出同電磁理論等等有驚人的類似。”(第7頁)承認“普遍代換說”的人們,決不能回避這個問題:究竟是誰想到這樣劃一地“代換”物理的自然界呢?

  仿佛是答復那些漠視“舊學派的物理學家”的人們似的,波爾茨曼詳細地敘述了某些“物理化學”專家怎樣採取跟馬赫主義相反的認識論觀點。1903年的“最好的”綜合性著作“之一”(用波爾茨曼的話來說)的作者福貝爾(Vaubel),“對這樣常常受人贊揚的現象論的物理學採取了堅決敵視的態度”(第381頁)。“他力求構成盡量具體的、明晰的關於原子和分子的本性以及作用於兩者之間的力的觀念。他使這種觀念適應於這個領域裡的最新實驗”(離子、電子、鐳、塞曼效應等等)。“作者在對物質守恆定律和能量守恆定律特別加以說明的時候,嚴格地堅持物質和能量的二元論[注:波爾茨曼是想說,作者沒有企圖設想沒有物質的運動。這裡說“二元論”是可笑的。哲學上的一元論和二元論就在於:徹底或不徹底地貫徹唯物主義或唯心主義。]。在對物質的看法上,作者也堅持有重量的物質和以太的二元論,但是他在最嚴格的意義上把以太看作是物質的。”(第381頁)作者在自己著作(電的理論)的第2卷裡,“一開始就持如下觀點:電的現象是由原子狀的個體即電子的相互作用和運動引起的”(第383頁)。

  因此,德國的情形和唯靈論者詹·華德所承認的英國的情形是一樣的,就是:實在論學派的物理學家在整理近年來的事實和發現上所獲得的成就,並不亞於符號論學派的物理學家﹔它們的根本差別“僅僅”在於認識論的觀點上[注:在寫完本書以后,我讀到了埃裡希·貝歇爾的著作《精密自然科學的哲學前提》(richBecher、《PhilosophischeVoraussetzungenderexaktenNaturwissenschaften》1907年萊比錫版),這本著作証實了本節所說的一切。作者非常接近赫爾姆霍茨和波爾茨曼的認識論觀點,就是說,最接近“羞羞答答的”、想得不徹底的唯物主義,他用自己的著作來維護和闡述物理學和化學的基本前提。這種維護自然地轉為反對物理學中的時髦的然而卻遭到愈來愈多的反擊的馬赫主義派別的斗爭(參看第91頁及其他頁)。埃·貝歇爾正確地把這個派別評定為“主觀主義實証論”(第Ⅲ頁),並把同它斗爭的重心移到對外部世界的“假說”的証明上(第2—7章),移到對外部世界“不依賴於人們知覺而存在”(vonWahrgenommenwerdenunabhangigeExistenz)這一點的証明上。馬赫主義者對這個“假說”的否定,常常把他們引向唯我論(第78—82頁及其他頁)。馬赫認為,自然科學的唯一對象是“感覺和感覺的復合,而不是外部世界”(第138頁),貝歇爾把這個觀點稱為“感覺一元論”(Empfindungsmonismus),並將它列入“純意識論派別”。這后一個笨拙而又荒謬的術語是由拉丁文的conscientia(意識)構成的,無非是指哲學唯心主義(參看第156頁)。在這本書的最后兩章中,埃·貝歇爾很不壞地把舊的、力學的物質理論和世界圖景同新的、電的物質理論和世界圖景(就是作者所說的“彈性動力學的”自然觀和“電動力學的”自然觀)作了比較。以電子學說為基礎的后一種理論,在認識世界的統一性上前進了一步﹔這種理論認為,“物質世界的元素是電荷(Ladungen)”(第223頁)。“任何純粹動力學的自然觀除了一些運動著的物,什麼都不知道,不管這些物是叫作電子或者叫作別的什麼﹔這些物在往后每一瞬間的運動狀態是完全合乎規律地由它們在前一瞬間的位置和運動狀態決定的。”(第225頁)埃·貝歇爾這本書的主要缺點是作者對辯証唯物主義完全無知。這種無知常常使他陷入混亂和荒謬,在這裡我們不能談論這些了。]。

  在法國,唯心主義哲學同樣堅決地抓住了馬赫主義物理學的動搖。我們已經看到,新批判主義者怎樣歡迎馬赫的《力學》,怎樣一下就指出了馬赫哲學基礎的唯心主義性質。法國馬赫主義者彭加勒(昂利)在這方面獲得了更大的成功。帶有明確的信仰主義結論的最反動的唯心主義哲學一下就抓住了他的理論。這種哲學的代表勒魯瓦(LeRoy)發表了如下的議論:科學的真理是約定的記號、符號﹔你們拋棄了想認識客觀實在這一荒謬的“形而上學的”奢望﹔你們要合乎邏輯並同意我們的下述看法,即科學隻對人的行動的一個領域具有實踐意義,而對於行動的另一個領域,宗教所具有的現實意義並不亞於科學﹔“符號論的”馬赫主義科學沒有權利否定神學。昂·彭加勒因這些結論而感到羞愧,並在《科學的價值》一書中特別抨擊了這些結論。但是你們看一看,他為了擺脫勒魯瓦式的同盟者,竟不得不採取什麼樣的認識論立場。彭加勒寫道:“勒魯瓦先生宣稱理性是軟弱得不可挽救的東。

上一篇:东风日产逍客变速箱压力控制线圈故障 下一篇:澳门赌场振动电机实现智能制造 恒业机电加盟机